欢迎来到武汉图书馆!
English 电话服务:4001000423

【悦读武汉】 觅归途

  • 发布时间:2017-12-04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9

聆听在线音频: 觅归途 


“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

 

——杨绛

 

人为了回家,终究离开家。期待和无知,憧憬和恐惧,在每个背上行囊的人心里交织。行囊沉甸甸,心上飘飘然。远方会是什么样子呢?武汉,那儿该有绵延的长江,迎面而来带着火热气息的火炉城市的风,长长的小吃街,一簇一簇的樱花,炽热的骄阳,清冷的秋风,纷飞的大雪。这是我一年以前离开家乡之前,对武汉的想象。

飞机在空中飞行,从机窗往下看可以看到九曲十八弯的河道,不由兴奋地感叹 :“这就是高中地理老师说的九曲回肠的荆江啊!”太平坦的地方不适合看险山江河,在享天府之国美誉的成都,就看不到什么江河。当地理书上那段最蜿蜒的河道真实地展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知道,是的,武汉就在我眼前。但从此你我之间只有冬夏,再无春秋。



时间如雪,未经人细看,已化入砖瓦,融进尘土。匆匆这年,时光老去,我也枯萎。“去家千里兮,生无所归而死无以为坟。”虽然人生总有些黑暗的隧道需要自己独自穿越,但我大概也没想到自己对独处异地的求学生活适应得这么慢。回想起来,我的大一,只剩下雾蒙蒙的独行的早晨七点,和黑黢黢的独归的夜晚。再没有父母的牵引,也没有亲密好友的陪伴,踽踽独行,独自摸索。生活似乎缺失了很大一块不可名状的东西,它无可替代,也无处可寻。

武汉的确是我想象的那样,但又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这里有火热的艳阳,随处可见的空调却给不了一个“家”字带给人的清爽 ;这里是有各类各样的美食,但久负盛名的热干面仍然比不上一碗家里的素面;这里是有花团锦簇、潺潺江河,一路风景无数,但传奇佳话可与谁人说?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倦。像是终于从看似随意破碎实则严丝合缝的壳里被拎出来,扔到五湖四海,呛了水,才开始挣扎。是的,也许我,和你,我们都对这个城市缺乏归宿感,所以一直在寻觅归途。

今年夏天,也许我找到了。

真的归途,不是回家的路。而是离家之时的从容,对远方怀有的期待,对未来怀抱的希望。那个时候,目的地是武汉,车票在名义上写着远离,而实际上,你正在归途。


七月份的成都也许热不过武汉,但闷热的天气仍然使人浑身不舒服。但在这种天气下,我毅然决然“弃文从厨”。以前我从来不进厨房,但每个下了高三晚自习的夜晚,回到家里,餐桌上总摆着一条刚做好的红烧鲫鱼。那味道我至今难忘,像是独行良久的人刚塞进嘴里的馒头一般香甜可口。后来我才知道,那条鱼做了很多遍,爸妈在之前吃了无数条“试验失败不予通过”的“样品”。后来上了大学,食堂很难找印象中的人间美味。晚归的夜晚,也只有空落落的宿舍走廊,和相互背对各玩儿各的室友的背影。空寂了一整年的心被武汉的食物填满,暴饮暴食的不良生活习惯使身体状况大不如前。

19 岁这年的夏天,我自学成了家里厨房的“一把手”。从经典川菜鱼香肉丝、宫保鸡丁、麻婆豆腐,到清粥小菜香菇鸡丝、素炒白菜、青椒土豆丝,日日练习,从不间断。妈妈开门的瞬间,餐桌上刚好摆上最后一道菜。我似乎觉得生活角色终于转过来了。以前是我在问他们饭好了没,是爸妈在家里等我回家吃饭。门开的那瞬间,似乎觉得,什么东西被找到了。生命虽短,爱却绵长。


离家的路有千条万条,但回家的路只有一条。家是最温暖的港湾,归途是最幸福的路途,但归途不是回家。归途是 :勇敢之人随遇而安,所到之处尽是故乡。

离开成都的时候,成都正在降温。气温骤降,父亲送我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只递给我一件外套。和一年前走的时候那样我仍然对武汉充满期待。但不同的是,这次没有迷茫和恐惧,只有满怀的希望和信心。去年的夏天火了《南山南》,今年的夏天红了《安河桥》。“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南到北。”回看这个城市,有的是留恋,但更多的是感动。离开了脚下这座城市,有的是不舍,但更多的是期待,是对另一个城市的无限的期待。

 

武汉,每天不一样。今年的武汉,对大二的我来说,更不一样。开往武汉的列车不再是离乡之愁,亲友之思,而是一趟归途。在武汉,我找到了自我。长江东去,江滩风来,汉口街灯成行,武昌树影无数。空气里仍然带着夏末的倦意慵懒的热,但清风拂过树梢,刮得树叶叮当作响的时候,我的心里从未如此平静。这是对故乡的眷恋啊。

 

也许每个离家的人都常有说走就走马上收拾行囊踏上回家征程的时刻,不满 20 岁的大学新生更是对未知的异乡求学之旅充满了忐忑不安。可是武汉不一样,每天,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不一样。你或有不安,或有彷徨,或曾对这座离家千里的城市充满怨念,但你终将沉醉在江滩的向长江飞去的柳枝里,但你终将酣睡在东湖宁静的闷热也闲适的微风里,但你终将视这里为故乡,有物牵挂,有人相思。

 

    我自匆匆,风姿飘逸。既踏上征程,亦走上归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