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武汉图书馆!
English 电话服务:4001000423

【悦读武汉】 梦开始的地方

  • 发布时间:2017-12-04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54

聆听在线音频: 梦开始的地方 


   在“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年纪里,我总说阳逻是“小镇”。因为它确实是小,小得只有一条不足千米的热闹小街。夏天长江涨水,人们唯一可以消暑的休闲方式,就是穿过衍生在小街旁边的各式各样的小巷子,路过街边屈指可数的几个单位,卫生院、新华书店、供销社、邮电局,走过一个叫做小巷的街口,再横穿一条不过四五米宽的马路,去吹一吹带着凉意的江风,看江水又涨起来多少。人群聚集得最多的是港务局的客运码头。一只趸船,一架浮桥,一段近百级台阶的泊岸,是小镇通往省城武汉的唯一途经。去的时候是上水,三四个小时,回的时候是下水,一两个小时。最早一班船是早上五点半钟开,最晚一班船是晚上八点半钟到,因而总是在凌晨和夜晚,有轮船靠岸的声声汽笛,那么悠扬而低回地、缠绵悱恻地打扰着小镇的宁静。


        承蒙父辈恩泽,那时候我和先生是港务局的双职工。因为计划经济的保障,因为没有开发的公路运输,与长江水运有关的一切业务都发生在港务局里,工资福利是小镇最了不得的“皇粮”,单位的宿舍大院坐落在江边,里面绿树成荫,据说比新洲县城里的县委大院还要俏皮。平时不觉得这条水路的漫长,在成为母亲后的第二十五天,因为要救儿子的小命,在赶往武汉市儿童医院的轮船上,在寒冬腊月冷透骨髓的江风中苦苦挨磨三四个小时,第一次感到闭塞的悲哀。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阳逻通往武汉的公路已经通车,一天几班的公交车,一个小时就能从阳逻到达武汉,仿佛是一支晨曲,唤醒了沉睡的阳逻。也不记得轮渡客船是什么时候停运的,热闹的江边退去了朝来夕往的人潮,开始日渐冷清。

        1999 年单位改制,永远记得接到下岗通知的那个春末的下午,我撕心裂肺的痛哭夹杂着先生“我来养活你和孩子”的誓言。几天后,先生用借来的两百块钱,在路边摆了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粉面摊子。那个时候,他的梦想就是一天的收入,可以够得上一家人一天的生活开销,可以攒下一双儿女上幼儿园的学费。长江总是格外垂青我的故乡。她用几千年的源远流长与奔腾不息,将阳逻孕育成天然的深水良港,留下了平铺绵延的岸线资源和航道。时代的发展,将“九省通衢”的武汉推到了华中地区物流中心的地位。而阳逻,作为武汉的东大门,无可替代地成为武汉对外联系的“黄金水上门户”。 2004 年春天,阳逻国际集装箱转运中心开港,随后开通江海直达航线,成为湖北省首个可以停靠外籍船舶的港口和长江中上游最大的集装箱转运枢纽港,紧接着二期、三期建设工程开启动工。


        此时的阳逻,已经可以说是“小城”了吧,因为它所在的新洲县成为了武汉市的新洲区,它新开发的土地被称作是“武汉阳逻经济开发区”,随着大量农田扩展为城区,它的版图面积成倍成倍地增长,省道、国道、区道、街道四通八达,让它经历着脱胎换骨般的生长。阳逻新港的背后,是大规模的工业和交通建设。武汉市区重工业和纺织业的内迁,台资、外资企业的纷纷投资落户,空军阳逻机场、阳逻长江大桥的建成与投入使用,水、陆、空三维交通网络无可阻挡的气势,给阳逻各行各业的兴起和发展,提供了无限的前景。而一个人,总是与他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同呼吸、共命运。

        2006 年秋天,靠着超前的眼光和决绝的意志,靠着亲戚朋友的借贷和帮助,先生做起了阳逻最高档的餐饮酒店。感恩阳逻的父老乡亲,他们满心欢喜地接纳了它,认同了它,使它一经出世,便站上一个辉煌的顶点,几乎所有新兴的大企业,都成为了它忠实的客户。几年间,先生每天与小城的路灯一道辛苦作息,披星戴月地还了借款,并且在 2012 年的春节前带着一家人搬进了新家。那天,下着大雪,搬家的车驶过静寂的江边,路过行人稀少的小街,江边老房子就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渐渐远去,令人惆怅。车入新城区,一片热闹繁华。新家所在的小区叫作阳光小区,小区所在的街道叫作新阳大道,小区对面的休闲广场叫作阳逻广场,是阳逻新的经济与生活中心。

        2014 年年底,中央反腐政策出台,餐饮酒店业遭遇寒流。此时酒店对于先生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家人赖以生存的工具,更是几十名员工身后几十个家庭的经济来源,还有一批又一批成长起来的年轻员工个人发展的平台。他经营着的与其说是酒店,不如说是事业与梦想。而梦想是什么?梦想是一种让你感到坚持就是幸福的事情,它不仅让你摆脱生存的困惑,更让你感受生命的喜悦。

        与此同时,阳逻新港和经济开发所带来的巨大商机,催生了商业综合体的兴起。眼界与心胸不断开拓,生活富裕起来的阳逻人,在美食饱腹的同时,还需要有给心灵减压的雅致去处。此时阳逻到武汉的车程,走内环或者三环,都不过四十分钟。阳逻人休闲的时候开车去武汉商圈消费,渐渐成为时尚。那一天,在汉口的江汉路步行街,当玻璃窗外的阳光与餐厅里的灯光,以一种奇妙的方式融合在一起,溢光流彩却又暗香浮动的时候,他记住了这个西餐厅的名字——绿茵阁,并且发誓一定要让小城的人们,享受到它无与伦比的美食与情调。


        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他实现了这个梦想,并且是在阳逻和邾城两个最大的商业综合体先后做起两家店子。感恩阳逻的父老乡亲,再次以宽阔的胸怀接纳并且认同了他的努力。

        时光总是以流转的姿态,过了一轮又一轮。2015 年年底,阳逻新港三期工程首批泊位全部完工并开港投入运营,成为小城人们津津乐道的新年话题。2016 年年初那个暖暖的冬日,是一双儿女二十二岁生日。儿子已经从当初那个弱不禁风的小生命,成长为在这个家里说话算数的男子汉了。他说想用一家人步行回到江边老房子的方式,来庆贺生日。 

        一路上,繁华与苍凉更替。那条曾经热闹的小街,已经不复存在。为了新港区的建设,小街周围数十里,都被规划为拆迁区,很多建筑已被夷为平地。当年码头的围墙还在,而在码头上伫立着的,是正在打桩的新港区后期建设的基础设施。站在岸边,远远可以看到桔黄色的各种吊装设备,正伸展长臂扭转身躯,将成堆成堆的靓蓝色集装箱吊上吊下,那种舒缓而又紧张的节奏,仿佛在多情地应和着江水流淌的韵律。落日余晖中的长江,半江瑟瑟半江红,新港区的景观,犹如一幅宏伟的蓝图美不胜收,直看得人眼眶发热,感慨万千。


        儿子说他还记得小时候父亲带着他到江边爬礁石,跟他说希望有一天也能够带着他的儿子到江边来玩。儿子说 :“老爸,看来你这个梦想实现不了啊,因为到我儿子那个时候,这里已经找不到礁石了。”先生哈哈一笑 :“那我就带着我的孙子,来看大吊船!”女儿今年大学毕业,她说不想留在武汉,更不想回到阳逻,她要去到她梦想的地方,度一度别样的人生。先生说:“去吧,老爸支持你!但是无论何时何地,你一定要记得,阳逻,是你梦想开始的地方。”

        我亲爱的故乡阳逻,写到这里,祈愿你所有岁月静好,所有幸福长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