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图书馆-领导决策参考
欢迎来到武汉图书馆!
English 电话服务:4001000423

上海建设全球宜居城市研究

  • 发布时间:2018-05-08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30

  李克强总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广大人民群众早日实现安居宜居。在此背景下,研究宜居城市建设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文客观分析了上海打造宜居城市的愿景及内涵,并提出了具体的实现路径,值得参考和借鉴。

  上海优化生活和生态环境、打造宜居城市的愿景目标和内涵标准

  (一)上海建设宜居城市的愿景目标

  通过对一线全球城市在宜居建设方面的经验以及未来发展设想的总结,并在对上海自身宜居性的历史演变、未来趋势、存在的瓶颈等进行诊断的基础上,本文认为上海未来30年生活、生态环境发展的愿景目标在于打造一个“社会安定健康、生活舒适便利、生态文明可持续”的宜居型的一线全球城市。

  (二)上海打造宜居城市的内涵标准

  宜居城市建设是城市发展,特别是全球城市发展的高级阶段和终极目标,其内涵标准应该包含以下方面。

  1.宜居城市的内涵及其发展目标应满足可持续发展3个方面的基本要求,即经济、生态环境、社会和谐共生的协调发展。宜居城市的建设应符合城市发展的阶段性规律,建设重点也应有所侧重。在发展的初始阶段,注重经济及其基础设施等硬件的发展,以满足居民对城市的基本要求,如安全性、健康性、生活方便和出行便利等;在发展的中间阶段,注重自身的生态环境以及社会文化水平提高等;到了发展的高级阶段,则更多关注人自身的发展、对区域和全球环境改善的贡献等。

  2.宜居城市的另一个重要内涵在于,宜居是城市中生活的居民宜居,强调人对所生活的城市的一种感受,这种感受不仅受控于居民自身教育程度、生活经历、性格等因素,还会受到城市的经济发达程度、自然环境状况、历史文化等客观条件的影响,因此在对宜居城市进行评价时,应将居民自身感受与城市客观条件相结合,做到主观与客观相融合。

  3.城市的宜居性是一个动态变化且相对的概念。动态变化指的是宜居性不是一成不变,而是随着时间及城市化发展的不同阶段在不断变化。相对则指的是与城市自身的发展历程或者与其他城市相比较而言的宜居性,因此要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宜居性。

  上海在未来30年要想实现打造一个“社会安定健康、生活舒适便利、生态文明可持续”的宜居型的一线全球城市的愿景目标,既需要保持并继续提高传统宜居城市的内涵指标,还需要考虑未来全球城市对宜居性的新要求,以及可能出现的新挑战。因此,要从安全、健康、便利、舒适、包容、可持续等方面设定宜居城市的评价标准。

 

  上海优化生活和生态环境、打造宜居城市的实施路径

  (一)安全性

  1.设定能够自救的防灾区划,划分规模适当的城市“安全网格”。超大城市人口规模集聚,空间形态蔓延居多,必须设定能够自救的防灾区划,建立范围明确、划分合理、规模适度的“安全网格”,有利于城市安全管理,有利于居民避难疏散,有利于防灾救灾活动的有效实施,也有利于医疗救护和疾病控制。

  2.建立城市防灾走廊,疏通旷地型避难疏散系统。超大城市每个分区之间可建立较宽的绿化防灾隔离带,或以河流、主干道等作为自然隔离带,构筑由纵横的绿化隔离带和贯穿的河道、道路等组成的城市“有机结构”,形成多条疏散防灾走廊。在灾害发生时,宽阔的绿化隔离带不但能够隔离、阻挡来自“安全网格”中次生灾害引起的大火、爆炸、高层建筑塌落的影响,而且能够有效地保护道路管线等生命线系统的安全。

  3.合理控制规模,适度分散中心区功能。首先必须从规划导向上明确提出合理控制城市规模,以紧凑发展模式指导城市规划建设。必须具体优化产业结构,明确城市发展边界,降低房地产开发强度,以城市环境容量、基础设施的支撑能力和中长期安全制约因素等,限定城市集中建设区规模,合理缩减工业用地,控制住房供地节奏。

  4.确立生态安全优先的城市发展模式,形成以城市安全为导向的生态格局。立足城市安全保护生态环境。改变传统的减量型、控制型、末端治理型的保护环境与节约资源的手段,按照“安全城市”目标编制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以提高生态环境容量、集约利用资源及保护城市环境品质为核心,加强区域生态安全建设,严格治理环境污染。

  5.将地下空间作为“备份空间”进行规划,形成以地下空间为载体的“第二城市”。合理开发利用地下空间,是超大城市安全战略的重要内容。从发展趋势来看,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必将经历从点状、线状向面状发展的过程。把某些城市功能和备灾设施安排到地下空间,是未来发展的趋势。

  6.完善城市公共安全应急系统。在保持现有的社会治安稳定的前提下,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加强食品安全的监管,进一步建立健全公共卫生应急处理系统,保障人民生命和生活安全。

  (二)健康性

  1.妥善解决外籍人员的医疗保险问题,通过企业或者社区建设国际社区医疗服务机构,配备高水平全科医生,为本区域居住的外籍人士服务。

  2.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建立医疗服务机构,加快上海与其他省市医疗服务平台的互联互通和跨省市就医的联网结算,解决异地参保的接续问题。

  3.加大公共财政投入力度,保障公办养老机构、社区医疗服务机构所需经费,精简老年人看病就医过程的繁琐程序;积极探索拓展社会养老服务产业市场化融资渠道;加大社区级公园绿地的建设力度并配备充足的休闲设施。

  (三)便利性

  1.加强公共交通系统建设与管理技术优先发展。加强低碳的公共交通系统、教育、医疗等设施的重点投资与建设,积极引入新技术,结合“智慧城市”的建设倡导科技创新,提升公共服务设施的现代化、智能化、高效化。

  2.合理布局公共基础设施,提升公共服务的多元化水平。上海未来应均衡发展交通基础设施,尤其应该加大崇明、青浦、金山、奉贤以及浦东新区东南地区等的建设力度。上海的公园及其他绿色基础设施未来应合理布局,实现全民共享绿色空间,构建宜居的生态环境。

  3.发展新能源交通工具,提倡“绿色”出行方式。交通便利性直接体现在出行方式的平均时间花费上,减少出行拥堵时间是城市便利性设计的思考重点,而“绿色”出行方式,应从长远和整体着手,构建一个全新而环保的交通网络系统。

  (四)舒适性

  1.提供多样化的住宅供应和社会保障住房政策,满足不同层次居民的住房需要。未来上海应遵循市场定价、定向供应的原则,面向中收入家庭,发展多渠道的公共租赁住房体系和住房保障体系。

  2.合理规划住宅空间分布,加强对房地产市场的引导和监管。合理规划住宅空间,加强宏观调控对于房地产市场的引导和监管有利于满足不同经济层次的住房需求,提供住房保障政策,保障城市低收入人群的住宅需求,全面协调城市的住房分配。进一步完善规划布局,选址靠近和依托中心城、新城及新市镇,服务配套设施较为成熟地区和已有或近期将实施的轨道交通线,尽量做到建房、配套同步,加强基地的公建配套建设,以利于就近工作和方便生活。

  (五)包容性

  1.重视提升文化软实力建设,提高城市的开放与宗教文化亲和力,吸引知名国际企业和优秀人才入住与生活。上海需在保护历史传统文化的基础上,稳步提升公园、信息网络、运动场所、博物馆、美术馆等公共服务设施水平,打造融合的居住社区环境,进一步完善商务环境,在细节方面多方位体现全球城市文化的包容性特点,如推广使用多语种标示等。要重视提升文化软实力建设,提高城市的开放与宗教文化亲和力,建立健全符合国际规范的社会服务系统和外籍人员管理体制,弘扬上海“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的城市精神,吸引国际知名企业和优秀人才的入住与生活。

  2.在城市改造过程中,延续上海海派建筑的风格,维护城市风貌的统一性。城市的历史风貌往往是由历史街道和建筑所呈现的。“开发建设是发展,保护改造也是发展”,意味着我们必须思考保护如何真正与发展相结合。科学的分析研究现有历史建筑的情况,在保护的前提下合理利用,吸取国外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经验和理念,与所处地段的城市社会经济、文化生活一起来研究规划,创造一个新的符合现代要求的上海特色,对上海的历史文化的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产业建筑的再利用和城市特色风貌的创造起到重要的作用。

  (六)可持续性

  1.强调城市空间发展布局的紧凑高效性与多功能综合性,提高土地利用的强度和效率。未来上海在空间布局方面应强调土地利用的紧凑高效性与多功能综合性,进一步引导城市从单中心格局向多中心空间结构转变。从城市内部来说,对于中心城区,一方面要限制其进一步外延扩张,开发利用地下空间与打造三维立体空间;对于周边区,尤其是要提高土地利用的强度和效率,实现多功能综合发展。要注意公共服务与居住在空间布局上的配套,公共服务设施的覆盖半径尽可能地满足其等级需求,同时要避免居住区、商业区及其他功能区被过于机械分割,导致居民通勤困难、生活成本增加。

  2.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未来上海需加强低碳与生态城市的规划与建设,加强对绿地、水体、滩涂等生态敏感地区的生态保护与建设,落实主要污染物的总量控制与生态补偿机制,继续完善“三废”处理系统的建设,建立和实施生态环境监测预警系统和自动平衡调节系统,治理和改善城市环境。统筹城乡生态发展布局,实现土地利用的均衡化,建立良性循环的生态系统,同时加强对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教育,在社会上形成环保的主流风气,营造城市与自然共生的生态环境。

  3.打造开放多样的城市绿色空间。在中心城区以发展区域级、居住区级的小规模综合性公园或公共绿地为主,推广垂直绿化、屋顶绿化,注重增加植被多样性,同时保障公共绿地的后期养护以提高绿地质量和持续性,从而实现城市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在郊区重点打造大型生态林地,适度发展郊野公园。加强城市中心绿地与郊野绿地的连通性,打造开放多样的城市绿色空间,为全市居民提供舒适的绿地环境。(韩骥)

                                                  (摘自 《科学发展》 2017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