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武汉图书馆!
English 电话服务:4001000423

美国“安全城市计划”及其启示

  • 发布时间:2018-11-08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6

  为加强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促进社会和谐发展,20 世纪90 年代初美国发起了安全城市计划。安全城市计划最初是美国一个社团发起的,其目的是协调居民、社区、司法、企业及政府部门开展安全防范活动,从而达到减少街头犯罪、提升安全感的一项城市安全战略规划。通过安全城市计划的实施,提高了市民安全意识和城市公共安全管理水平。可以说,美国安全城市计划倡导并开展了市民广泛参与的安全防范活动,提升了城市整体安全感,增强了城市社会经济发展的软实力。

 

  美国“安全城市计划”重点整治领域

  治理影响安全感的社会秩序和违法犯罪问题是美国实施城市安全计划的重点内容。具体说来有以下三点:第一,环境秩序。包括社会活动、社区环境、公共秩序和治安动态。环境秩序好坏会直接影响到公众安全感。第二,违法犯罪。违法犯罪主要是指居民遭受的暴力侵害、财产侵害或者人身侵害等。第三,管理控制。主要是指执法部门对违法犯罪现象的控制程度,包括罪犯惩处、犯罪预防等。

  美国城市安全计划将以下六类治安违法和刑事犯罪行为作为影响安全感和满意度的整治对象。

  (一)扰乱公共秩序(Public disorder)。公共场所秩序混乱是影响公众安全感的重要因素,也是城市居民关注的焦点问题。在美国,娱乐场所、商业繁盛的地方、学校周围、居住区周边等公共场所的治安秩序受到高度关注。由于这些公共场所人口流动量大,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其治安问题直接影响城市的安全感和安全度,所以要对“经常出入的公共场所安全”、“居住场所安全”、“学校周边环境安全”和“商圈安全”等方面存在的各种隐患倍加重视。针对于此,美国安全城市计划中专门制定了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界定及防范措施。

  (二)盗窃机动车(Car crimes)。在美国盗窃机动车犯罪较为猖獗,不仅给车主带来了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害,也已成为影响当前美国社会治安的一个突出问题。因此,美国安全城市计划中将该类犯罪作为重点整治问题之一。盗窃机动车案件的多发时间为晚12点至凌晨6点,这是因为这时车辆大多缺乏监控,犯罪分子作案时间充分,且警察在深夜时对社会治安的控制能力较白天大为减弱。同时,为了降低作案风险,盗窃机动车犯罪多具有较强的组织性和预谋性以逃避法律制裁。为此,安全城市计划中对该类犯罪的规律特点、防范手段有详细的阐述。

  (三)乞讨(Panhandling)。乞讨通常是一个非冒犯性的行为。乞讨者多数为未婚、失业、缺少亲情纽带的人群。很多乞讨者都有犯罪记录,例如酗酒滋事、吸毒。因此乞讨被视为社会环境恶化的“先行指标”,处理不好会引发犯罪。乞讨行为在很多司法制度下是合法的,即使有些地方规定为非法,但美国警察一般对非冒犯的乞讨行为置之不理。只有当乞讨行为影响到公共安全和秩序时警察才会进行干预、制止。为此,安全城市计划在治理乞讨行为时没有强化法律制裁手段,而是教育民众克制施舍行为并拓宽弱势群体社会救助渠道,做到了标本兼治。

  (四)商业场所盗窃(Retail burglary)。美国城市计划另一个重点整治的问题是商业场所盗窃。根据《美国犯罪现状》年度报告,美国联邦调查局估计2005年将近有35% 的盗窃案件发生在非居住场所,包括商店。商店盗窃案,尤其是反复遭受盗窃的商店往往会产生巨大损失,导致裁员、涨价、甚至破产的恶劣结果。在美国,该类犯罪一般是通过突然袭击的方式(有时使用汽车撞击方式)破门而入,获取财物后很快离开。盗窃商店并不是一个随机现象,该行为的产生与商业规模和周围地区的犯罪率有一定的关联。尤其是在美国低收入群较为聚集城区的小商业企业,该类犯罪发案率比较高。对于小的商业企业主和雇员而言,令人沮丧的是这种盗窃行为除了现场抓住的意外结果产生之外,一般都没有得到有效破案。据联邦调查局估算,盗窃在年度严重犯罪中逮捕率和办结率都是最低的。对该类犯罪的整治,是安全城市建设的瓶颈问题。

  (五)商业场所扒窃(Shop lifting)。商业场所扒窃是一种普遍存在、最难发现、最缺预防的犯罪行为。因此,这也成为了美国安全城市计划中重点防范的一类犯罪。从犯罪学的角度看,人们通常将扒窃行为视为走上犯罪道路的“敲门砖”。很多青少年的扒窃行为没有得到及时预防、制止和惩处,而进一步走上犯罪道路。该类犯罪从案发时间看,集中在放学之后、午休时间和冬季学校放假时期;就案发地点而言,城市中心区、交通发达地区、学校和低收入人群聚集区、临街的商铺成为高危地带。为了大大减少此类犯罪的发生,美国安全城市计划中对商业场所的扒窃行为提出了有针对性的打击、防范策略。

  (六)毁坏公共财物(Vandlism)。对毁坏公共财物的行为,不同的法律规定下有不同界定,通常可以认为是故意的、恶意的对公共设施和建筑的侵害行为,其主要目的有传达信息、宣泄感情、报复社会、不法获利或娱乐。毁坏公共财物经常以涂鸦、倾倒垃圾、砸玻璃等形式发生在公共汽车,地铁、避难所,车站,信号灯、公园躺椅等公共空间。正是由于发生在公共空间,在美国很难根据警方的接报案数量来估计毁坏财物损失的程度。与暴力犯罪相比,毁坏公共财物事件看似微不足道,却是社区暴力犯罪或有组织犯罪的一个缩影,将导致其他严重犯罪行为。因此,美国城市安全计划也将该类行为列入重点整治、管理的范围内。

  总之,美国安全城市计划的实施,实现了安全城市评价从过于倚重严厉打击刑事案件向提升市民的安全感和满意度为评价标准的转变。通过重点治理以上六种治安违法或犯罪行为,降低了发案率,使市民的安全感大为提升,形成了“打小、打早”的防范新局面。

 

  美国“安全城市计划”实施的基础条件

  美国安全城市计划多数是在安全城市战略指引下政府和警察部门联合相关居民与组织,在减少犯罪的同时增强防范意识,从而为市民和游客创造安全有序的公共环境。美国安全城市计划成功实施的两个基础条件,即公民的积极广泛参与和综合运用信息、技术手段。

  (一)提升参与者的积极性与凝聚力

  公民的积极、广泛参与是美国安全城市计划成功实施的基础。美国城市安全计划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公民的深度参与,即“草根性”。在美国,一些具体的安全计划和措施,其倡导或发起者往往是社区的普通居民,他们开展的活动涉及面也比较广泛,包括社会多样性、家庭暴力、公民参与、财产犯罪等。为了达到安全城市建设目标,安全城市计划的参与者包括计划倡导者、社会组织、执法部门、市民组织、政府和学校等,社会的各个方面组织和职能部门之间通力合作,充分有效地发挥各自的作用,为安全城市计划实施与完善奠定了良好的社会基础。

  美国最初实施安全城市计划时也遇到了如何吸引企业和民间组织的广泛参与问题。为此,安全城市计划的倡导者,通过安全城市的宣传,使市民和企业认识到所在城市和社区的安全环境对企业经营和发展至关重要:一方面企业需要安全、有序的市场环境;另一方面通过参与安全城市计划等公益性的活动,能够树立企业服务城市、社区的良好形象。美国安全城市计划能够持续不断发展的动力在于其一贯秉承的基本标准,即安全感和满意度。以作为合作伙伴的商业企业为例,如果在合作者的共同努力下城市外部坏境为商业企业提供了安全有序的经营环境,顾客、居民和商家就会从中获益,从而提高市民对城市政府和执法部门的满意度,同时产生促进商业企业继续参与安全城市计划的强大动力。

  综上所述,美国安全城市伙伴关系的稳固与持续发展的原因有四点:一是明确各个参与部门的价值和使命,使得所有参与者都十分明了其需要达到的最终目标和为此需要付出的努力;二是加强培训,每一个参与者都要精通问题解决方案,掌握人际沟通技巧;三是建立规章制度,执法部门需要制定会议主题、讨论方案、意见反馈等一些基本的规定和原则;四是及时的信息交流与共享。

  地方执法部门在安全城市计划中起到了卓有成效的领导作用。安全城市计划的成功,需要每个参与者都贡献自己独特的资源优势。尽管有形的投资(例如安防技术、安防设施)非常重要,但安全计划成功实现的关键还是人的因素,即通过市民和组织的积极、广泛参与向外界传达了安全城市建设的基本共识,展现出建设安全、文明、和谐城市环境的良好氛围。事实表明:安全城市计划的成功实施需要倡导者与社会团体、执法部门、市民组织、政府和学校的协同作战。作为起主导作用的专业执法部门,只有将各个层面的计划参与者有序协调起来,共同作战,才能形成安全城市合作共同体。

  (二)拓宽安全防范途径与覆盖面

  综合运用信息和技术手段遏制犯罪是安全城市战略实施中便捷、高效的防范途径,强化了市民的安全感。美国在综合运用现有技术手段的基础上,加大投资力度,引进新的技术,进一步提升各类解决方案的力度。其中既包括广播、电视等传统的大众传播手段,也包括网络媒体、视频监控等新兴技术手段的应用。众所周知,学校的安全工作,关系到社会的稳定,是市民家庭幸福的头等大事。因此,学校的安全工作也是美国安全城市计划的重要内容之一,美国政府对此进行专门的调查研究,并开展了很多针对性较强的工作,采取了一些科学的防范措施。例如2007年11月份美国丹佛警察局、T a r g e t 公司和丹佛公立学校(Denver Public Schools)建立了合作关系,以加强校园公共安全。这项被称为H . A . L . O . / S a f e C i t y犯罪预防合作计划,是通过建立学校与丹佛警察局间的视频录像和监控系统来保持警察局与学校安保部门间的实时联系。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取得了较好的效应。即通过网络视频监控系统,学校安保部门和地区警察机构对可疑人员和犯罪行为进行实时监控。这不仅成为打击犯罪的有力手段,同时也向学生和公众提供了安全保障,进而防范了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

  号召科技企业进行具体项目的合作或直接参与到城市安全计划中来,让他们提供先进的技术手段,是城市安全计划成功实施的重要原因之一。企业作为一个主要的参与者,能够提供包括资金支持、技术方案、捐赠等实质性利好条件。在美国洛杉矶、波士顿、圣地亚哥、辛辛那提等警察局均有成功案例。

  美国安全城市的概念界定是增强安全感与安全度的犯罪预防。从实际案例可知,实现该计划的减少犯罪目标,依靠的主要力量是包括警察部门在内的社会广泛参与。其中,如何宣传、引导包括各类企业(特别是科技类企业)、市民、政府机构和民间组织积极参与是其成功的关键所在;运用现代化的科学信息技术实现立体监控则是其采取的重要手段。(佟志伟)

                                                       (摘自《新视野》2013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