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武汉图书馆!
English 电话服务:4001000423

绿视率引导下的城市绿色空间发展探析

  • 发布时间:2019-01-11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24

  0 引言

  研究与实践表明,绿视率可以衡量人在绿化环境中的视觉感受,是提高市民绿化满意度的重要指标,符合当前城市开放空间人本主义发展趋势。此外,绿视率的出现契合高密度城市绿化空间的结构变化与技术创新。一方面,高密度城区严重的空间供需矛盾推动了城市垂直空间发展三维绿化,使得传统的绿地率等二维绿化指标显示出一定局限性,而绿视率作为一种衡量三维绿化的指标,及时填补了这个空缺;另一方面,大部分高密度城区的用地几乎已经饱和,区域尺度的规划很难再实现大面积的绿化空间,更多的是要寻找已建成区域是否还有二次发展绿化的可能性,这就需要改变过去比较粗犷式的规划设计方式,挖掘一切可能的微绿空间,增加绿化总量。以往的绿化评价指标,很难全面地考虑到形式多样且占地面积较小,甚至不占地的各种微绿化,相较而言,绿视率更适合精细化绿化的评价。日本作为最早将绿视率纳入城市绿化建设评价与规划管理指标体系的国家,对绿视率的研究和运用都比较成熟,其中不乏创新之处。

  1 日本城市绿视率指标发展回顾

  环境心理学的研究发现,人的心理感受与所处环境的绿量有密切的关系。1969年,日本学者梅棹忠夫发现植物的绿色可以刺激人的大脑;1974年,石田基裕证明了街道绿量影响人的环境感知;1981年,日本国立环境研究所开始研究能使人产生积极心理感受的环境绿量区间;直至1987年,“绿视率”这一名词由青木阳二正式提出,并在2004年成为日本政府的城市绿化评价常规指标。随后,这一指标开始逐渐出现在日本各地的绿地规划中,尤其是高密度城市,成为引导城市绿色空间发展的重要指标。

  2008年推出的《豊田市绿地基本计划》强调,在推进绿化时,除了地表绿化覆盖之外,还要考虑到从视觉感受的角度增加肉眼可见的绿色;东京墨田区同样提及要增加人眼可见的绿色。2010年,京都推出的《绿地基本计划》在提出绿化目标时,引入了“绿视率”,作为补充“绿化覆盖率”的三维绿化指标。2012年,大阪推出了修订后的《新大阪府绿地基本计划》,作为2000年《大阪府绿地基本计划》的优化、更新版本。其中,绿化指标中新加入了“绿视率”,并选取了8个城市重要节点,定期针对绿视率进行调查并公布结果,作为衡量城市绿化发展的重要依据。2018 年3 月,东京最新推出的《新宿区绿地基本计划(修订)》中,共提出了四个主要提升方向:①通过多方合作提升城市绿化;②创建可见的绿色;③提高生物多样性;④保护并丰富公园。其中,“创建可见的绿色”目标,旨在提升居民在公共开放空间内所看到的绿色。对于高密度的新宿区来说,绿化已经很难在发展用地上有所增长,更多的需要从竖向空间寻找机会。为此,该版规划引入了“绿视率”的概念,从而更好地引导城市绿化能见度正向发展。

  2 日本城市绿视率规划管理案例研究

  日本将绿视率引入绿地发展规划的城市,多为空间高密度、人口高密度、建成环境高度人工化的城区。例如,东京是全球范围内高密度城市的典型代表,大阪是仅次于东京和横滨的日本人口第三多的城市。研究选取大阪和东京2 个代表性城市进行绿视率规划管理的案例分析,发现在绿视率规划策略、激励政策与提升途径等方面,两地具有高度相似性,体现为:①活用城市空间,发展多种形式绿化;②除公共空间之外,同步跟进私人用地上的绿化;③制定配套的鼓励、扶持政策。

  2.1 大阪——《新大阪府绿地基本计划》

  《新大阪府绿地基本计划》共对大阪的绿化发展提出了5个基本方针和16个相对应的次级目标,其中最明确与绿视率相关的目标是:增加视野中的绿量,创造一个充满绿意的城市。该目标主要通过灵活运用多样的城市空间实现绿化提升。例如,该计划强调,为了提升绿视率,除了地面空间之外,还将努力在密集的城市空间中确保建筑立面、屋顶等表面的绿化,以求高效的绿化效果,并推出相应的激励性政策。同时,该版规划还提到,在城市内丰富绿意时,除了努力增加公共空间内的绿化外,还应对私人土地上的建筑行为给予一定的绿化指导。

  2.2 东京——《新宿区绿地基本计划(修订)》、《板桥区绿地基本计划》

  《新宿区绿地基本计划(修订)》提出创建“可见的绿色”以提升绿视率,具体实施方针如下:灵活利用城市空间发展绿化,除了地面空间之外,需努力在密集的城区中发展墙面、屋顶等绿色空间,同时提供相应的鼓励机制;另外,新宿区的规划同样强调,除了提升公共设施的绿化水平,提高住宅和商业等私人用地上的绿化也十分必要;除了新宿区之外,东京板桥区的绿地规划在“创造舒适的绿色”时,分别针对公共设施(如学校、街道)和私人用地(如屋顶、宅前庭院)提出了细致的改善措施,并推出相应的“绿化助成制度”。

  3 绿视率引导日本城市绿色空间发展

  在绿视率相关规划的引导下,日本各地的绿化部门都展开了新一轮的绿化提升实践,例如优化现存的城市绿化空间、制定有利于绿视率提升的相关政策及导则等。这些举措从突破界线、突破维度、突破权属3 方面,为日本城市绿色空间带来新的发展契机与管理要求。

  3.1 突破界线:街道空间“见缝插绿”

  街道空间是最重要的城市公共空间之一,其绿化水平直接影响到城市整体绿化形象。东京新宿区和江东区,针对城市街道空间进行了绿视率调查并提出改善建议;大阪在《绿色大阪推进计划》颁布的两年后,为了营造绿色之风、增加市民能够感受到的绿色,划定了“绿色之风的促进区域”,涵盖了12条城市道路,目标是提升街道整体绿意。针对街道空间的绿化提升,主要策略可以概括为:突破界线限制,发掘一切微空间和剩余空间“见缝插绿”;从细微处着手,提升街道绿化总量。其中界线的突破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道路绿线的突破,即不拘泥于平面绿化用地的多少,同时发展包括灯柱、防护栏绿化等在内的设施绿化;二是道路红线的突破,即在提升绿化时,把街道及街道两侧立面作为一个整体,在优化道路红线内的绿化空间时,同步提升两侧用地内的绿化。值得一提的是,绿视率引导下的街道空间绿化提升,虽然以利用零碎的微小绿化空间为主,破碎度较高,但是通过合理规划,仍然可以形成“纤维状微绿空间廊道”,将有效改善高密度城区缺少绿化的问题。

  3.1.1 挖掘街道剩余空间

  针对道路用地范围发展绿化时,除了评估道路宽度是否允许容纳更多绿地之外,更多的是探索各种技术途径利用街道设施发展绿化。例如,东京新宿区2017年颁布的绿视率调查报告建议,在路灯及电线杆等设施上设置悬挂绿化;江东区在2014 年同样进行过绿视率调查,在提出具体的改善措施之前,报告还包含一个十分重要的章:“绿化余地调查”,旨在分析一般高密度城区内可发展绿化的各种可能性。其中,对道路红线内的余地调查,如道路两旁是否还有足够的宽度发展绿带、护栏,以及包括路灯在内的街道设施是否有条件设置种植槽或悬挂绿化等。

  3.1.2 激活街道两侧绿化

  街道由街道两侧界面界定而成,但街道界面却常常在街道绿化中缺席,因此,激活街道两侧界面的绿化是提升街道整体绿视率的重要措施。上文提到的东京新宿区2017年绿视率调查报告的改善建议,就包括在临街住宅建筑外立面推行墙面绿化。梳理大阪“绿色之风的促进区域”对于现有街道的绿化提升措施,相当比例的改造都在街道两侧的公共或私人用地内实现。这些措施包括:①对于边界较封闭的用地,发展围栏、墙面绿化;②对于边界较开敞的用地,在面对街道的一侧发展微绿地。

  3.2 突破维度:建筑表皮“爬藤挂绿”

  建成环境绿化用地条件的资源约束是高密度城市绿色空间发展的瓶颈。突破传统的绿地规划管理二维平面思路,绿视率引导下的日本城市绿化建设重视竖向发展,尤以占地面积比例最高的建筑物成为绿化发展的新方向。为了增加公共空间的绿意,日本各地的绿地发展规划管理,均把推行建筑物外表面绿化作为重要策略之一。例如,东京新宿区政府从2008 年4月起确立了“建筑绿化援助系统”,主要对建筑物的屋顶、墙面绿化给予补助,以促进城市朝着舒适宜人的方向发展;配合这一目标,新宿区在2009年颁布了修订后的《空中花园城市》,作为发展立体绿化的指导手册,手册将立体绿化分为了屋顶绿化、阳台绿化以及墙面绿化,且每一种绿化方式都列举了由简易到丰富的不同案例。

  首先,屋顶绿化最简单的方式是直接在屋顶摆放盆栽,例如新宿区一座建于1962年的5层建筑,不断在屋顶上增加盆栽、建造棚架等,至今屋顶上已经有超过200个盆栽。条件允许的话,可以在屋顶建造树池,从而在内部种植花草乃至小型乔木,这种屋顶绿化方式需要一定的技术支持,包括屋顶防水、排水等处理,同时还要考虑到屋顶荷载的问题。在资金、工艺都允许的前提下,可以建造配有高大树木甚至水景的丰富屋顶花园,相当于把部分地面景观转移到屋顶,需要在建筑设计时就综合考虑,例如伊势丹总部的屋顶花园。

  其次,从人的视线角度,在建筑物的外立面发展绿化,即墙面绿化,是提升城市户外空间绿意最高效的手段。种植攀缘植物是实现墙面绿化最简单的方法。此外,各种新技术的发展也使得几乎各种建筑外立面都可以实现墙面绿化,例如,位于新宿区的Gracely酒店入口就设计了十分具有肌理感的墙面绿化。除了东京之外,日本其他地区也在大力推行立体绿化,例如“大阪马尔维尔”是一座圆筒形摩天大楼,始建于1976年,汇集了当时日本最先进的建造技术,被认为是一座里程碑式的建筑。2012年,为推进“感受绿色之风的大阪”,当地政府与企业合作,计划对该建筑的墙面进行绿化改造,并邀请日本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进行设计,将这座具有一定历史价值的建筑打造成为“都市大树”,使之再次成为大阪的地标性建筑。

  最后,对于现代公寓来说,阳台是居民为数不多的潜在私人花园空间,因此,阳台绿化也是提升绿视率的重要举措。一般阳台绿化主要通过摆放地面盆栽或悬挂吊兰的方式实现,例如百人町ニ丁目地区住宅的阳台绿化,空间较大的阳台也可以建造简易的树池。

  东京新宿区立体绿化的推进,已经显示出一定成果。为了掌握都市绿化情况,新宿区每5年会进行一次“绿化普查”。最近的一次调查从2015年6月持续到2016年2月,调查结果显示,绿地率从17.87% 下降到17.48%,其中,草地面积下降明显,从41.61hm2下降到34.77 hm2;与此同时,屋顶绿化、墙面绿化等建筑物绿化均有增加,尤其是墙面绿化,增幅高达50%,是所有类型的绿化中增长最为显著的。由此可见,在绿地率下降的情况下,立体绿化的增长有效地缓解了城市绿色空间的缺失。

  3.3 突破权属:私人空间“共享透绿”

  阳台上的盆栽虽然只属于一户人家,但却可以提升一条街道的整体绿视率,让往来的行人都可以享受到这一抹绿意。城市是由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穿插、融合而成的,在提升公共空间绿化水平时,必须要同步跟进私人用地上的绿化,才能有效提升城市整体绿意。考虑到城市绿化管理部门推进私人绿化存在一定权属限制,因此需要灵活制定政策,通过多种方式鼓励私人用地内的绿化建设。

  在日本,除了东京、大阪等高密度城市的中心城区之外,其他大部分地区的人口密度都比较低,地震多发、土地私有制等原因,导致日本城市街旁多为私人小住宅或小型商业用地。相比起我国十分常见的住宅小区或大型商业综合体等,这种用地布局结构更难实现大尺度、统一的增绿管理,更需要政策激励。因此,几乎所有日本城市的规划文本中都强调引导并推进私人土地的绿化发展。例如,大府市会对私人土地上的绿化给予一定支持;名古屋要求所有新建和扩建建筑需保证一定比例的绿化;京都市鼓励在住宅外立面摆放盆栽等,促进私有地绿化共享等。

  以上文提到的大阪府“绿色之风促进区域”为例,其绿化改造措施不仅针对公共空间,还涵盖了许多私有土地前的微空间。对企业或个人来说,经营好自家门前的绿化,虽然有利于自身形象,但毕竟也是一件耗时耗力的事情,如果没有政府的帮助和鼓励,很难保证区域整体的绿化提升。因此,在“绿色之风促进区域”,政府十分鼓励、强调市民参与,并对参与绿化的企业或组织提供形式多样的奖励或帮助,主要包括三类:一是提供直接的经济帮助,例如,给予绿化材料一定的折扣。二是建设指标的放宽,例如,对于满足绿地率、绿视率等条件的建筑,政府会在一定程度上奖励容积率。其中,在计算建筑物绿视率时,建筑周围的花草树木、建筑物本身的墙面绿化、屋顶绿化、阳台绿化等都会被统计在内,这也就鼓励了建筑所有者利用各种方式发展绿化,提升绿视率。三是为提供绿化支持的企业或组织颁发证书,即通过帮助提升其社会形象来鼓励企业或组织参与绿化。

  4 经验与借鉴

  纵使中日国情不尽相同,但从日本城市绿化发展可以看出,增加绿视率作为衡量和引导城市绿色空间发展的重要指标,有利于适时引导存量绿地优化、微绿空间建设与立体绿化发展,有助于推进各类附属绿化空间的建设与管理,是传统的绿地率等指标的必要补充。呼应当今高密度城区的绿化发展趋势与社会健康需求,可从日本的绿视率规划策略、提升途径与激励政策等实践中获得经验与借鉴。

  4.1 拓宽规划视野

  对于高密度城市来说,无论是城市空间结构还是社会结构都十分复杂,城市绿地发展不能仅局限在平面绿线范围之内,城市开放空间的绿化建设也并非仅仅只是政府绿化管理部门的责任。在编制绿地系统规划、制定绿地发展政策时,需要培养跨尺度、跨层面、跨部门的规划思维,多角度提升绿化水平。一方面,要朝着精细化、立体化的方向发展,以解决平面用地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绿地规划需要突破权属,除了城市公园等公共绿地之外,还要统筹考虑诸如学校等公共设施、住宅小区等私人使用土地内的绿化在城市整体绿色空间发展结构中的角色。

  4.2 鼓励多方参与

  高密度城区的土地利用率极高,城市空间高度复合化,即使是某一片很小面积的城市开放空间,其各个立面也可能涉及到十分复杂的利益相关者,除了市政设施如道路之外,还可能包括住宅、商业等空间。面对这种立体化复杂空间的绿视率提升,突破公私界线与空间发展权属,以政策激励为手段,将绿化“责任”分摊至各个利益相关者是十分重要的。鼓励包括住区居民、社区组织、商铺负责人等等,通过私人空间的绿化共享,有效提升公共空间的整体绿意。此外,权属的突破还体现在通过各种鼓励措施实现公共绿化建设的多方参与。例如,大阪市的“绿色之风促进区域”,通过颁发证书等手段来鼓励企业参与公共绿化。此外,大府市建立“绿树信托制度”,通过认养树苗的方式,把绿化的养护工作委托给市民,这样不仅具有绿化教育意义,培养市民对城市绿化的责任感,还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绿化部门的养护资金和人员压力。

  4.3 完善实施机制

  多方参与使得城市绿化不再是绿化部门的独角戏,但政府仍然是管治主体,要起到多方协调、积极引导的作用。首先,政府要通过多种手段鼓励市场和社会的参与,例如提供经济上的补助、给予低息贷款和容积率放宽等奖励。只有政策引导到位,才可以有效激发起公众参与的积极性。其次,要针对不同的绿化类型形成具体的实施导则和技术标准,例如,东京江东区针对街道绿化提出的“绿化余地调查”导则和新宿区针对立体绿化提出的“空中花园城市”导则。简单、明确的绿化导则方能保障公众参与的可操作性。(王敏 彭唤雨)

                                                  (摘自《住宅科技》2018年第9期)